週二的法國菜意猶未盡,加上很久沒有上老闆娘家「痴餐」,於是約好是晚飯局。

可惜老痰約了友人看神經戲兼海鮮宴,抹地亦「洗濕左個頭未乾」,飯局未算齊腳,但卻豐富不減。

先來是appetizer。有咸肉、焗鴨胸、芝士和火箭菜沙律,伴著麵包和黑醋橄欖油來吃,雖然不是很餓也覺美味。

接著便是凍食海鮮。今早在街巿看見花竹蝦非常生猛,買了一斤來做古越龍醉蝦,就是先把蝦焯熟後立即放進冰水冷卻,然後再加入古越龍山香糟露及花雕酒置雪櫃冷藏。晚上拿來吃,肉質的確鮮甜爽脆。另外隨處摸買來麵包蟹,不但肉質鮮味,蟹羔更是超級好吃,香而不膩。加上頹廢男的壽司與剌身,真是魚蝦蟹都吃齊了!

不要以為這就是全部,接下來還有主人家的鵝肝和羊架,伴著紅酒來吃,更是可口。主菜吃罷還有比利時朱古力,那種朱古力的甘香,真是非筆墨可以形容!伴著濃郁的咖啡,超滿足!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aaweb 的頭像
aaweb

AA廢苦之言

aaweb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4) 人氣()